临沧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高端人才回国创业为何九死一生

发布时间:2019-10-13 06:00:59 编辑:笔名

  高端人才回国创业为何“九死一生”

  发现,在国内经济运行稳中向好,社会开放度日益增强的背景下,通过多渠道回国的高端人才日益增多。他们反映,总体环境明显改善,创业信心显着增强。但一些高端人才也遇到一些怪现象,这其中既有水土不服的自身原因,也有政策、文化冲突等造成的难处和困惑,甚至出现一个企业卸四块的情况。

  一个企业卸四块

  六年前回国的关鸿亮,在中关村创立了北京天下图数据技术有限公司,去年公司实现利润6400万元,进入中关村高成长企业前100名。公司一天天壮大,成长的烦恼也越来越多,关鸿亮最不能理解的是迁税难。

  关鸿亮介绍,公司起初在北京市海淀区,但是海淀的成本升高,就把生产业务迁到了亦庄;业务扩大后,一部分业务又迁到怀柔,算上工商注册地、税务登记、生产和研发,一个企业要在四个地方交税,负担沉重。我们想把公司集中在一个地方,但是区政府不让,即便走了也要把税留下,简直不可思议!

  创业人才说,希望有合法公平的市场竞争环境,少一些成长中的烦恼和迁税难这样的行政管理弊端。他们对三中全会提出的全面深化改革寄予厚望,只有减少不必要的行政干涉,营造良好的发展环境,踏踏实实干事业才能吸引更多的高端人才落地生根。

  创业九死一生难在三道坎

  创业是一个必然的选择、是一条艰辛的道路,有时甚至布满荆棘堪称九死一生。这几乎是受访的创业人才共同的心声。资金、人才、项目是创业要素,创业之路之所以艰辛,原因在于融资难、审批难、用人难的三道坎。

  入选国家千人计划回国创业的李科奕是无锡德思普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他说:国家支持鼓励创新方向非常正确,但真正创新意愿强烈的高科技中小企业要与大型企业竞争,显得势单力薄。我们企业参与国家研发项目投标,尽管技术指标不差但最后还是被一家大企业获得,这家企业中标后又来找我们合作。其实国家创新资金完全可以向创新型中小企业倾斜,至少应该给我们分组赛跑的机会。

  项目资金拿不到,又将目光转向银行。十多年来,我几乎没有从银行贷到过一分钱,即使我拿着国家的项目书或者订单合同。银行的理由是我的厂房是租的,没有固定资产。上海神力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胡里清说,幸运的是,我不仅申请到了国家的科研项目获得资金支持,还在市场上募集了风投资金。

  银行贷款难,再转向风险投资。然而,国内搞风险投资大多不专业、眼光差、没耐心,顶多3年就要有回报。这样的风险投资难以培育出好企业。入选千人计划的无锡凤凰半导体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屈志军说。

  除了融资难,申报研发项目又遇到审批难。南通联科药业有限公司副总裁陈义生博士说:因为我们是外资企业,在申请一些研发项目时常常遇阻,不是技术原因,而是因为身份和年龄问题。我们几次申请省级、国家级项目,被拒绝的理由是我年龄过了50岁,我感到不可理解。

  江苏德明新材料有限公司董事长范平一说:引进人才不能唯学历,而要看技术含量和项目前景。我虽然有两个海外硕士学历,但几乎申报不到国家、省的科研项目,因为均要求申报者是博士以上。

  获得资金、项目后,创业另一重要要素就是人才,然而高新技术领域人力成本较高,又出现用人难。千人计划专家、无锡矽鼎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吴薇说:高新技术创新需要人才聚集,但如果我们产生1000万元销售额,30%毛利的其中一半要交税,纯利150万元,根本养不起10个专业人才。我们销售额必须超过1亿元才能吸引100个专业人才。人力成本高也是很多创新企业难以成活的重要原因。

  渴望规则更透明,期待政策落到位

  受访的创业者普遍认为,尽管当前的创业环境还存在诸多不完善之处,但中央改革的方向已经明确,关键是要落实到位,给创业者吃下定心丸。信贷制度与国际接轨,不能重物轻智。胡里清说:只要是通过市场来配置资源,总会有人认可我的技术,企业就不怕找不到钱。如果还是靠批条子贷款,很多企业只有死路一条。

  借鉴国际信贷制度成功经验,充分体现智力资本。武汉思倍思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周伟说:银行要求把固定资产作为抵押物,这对于很多创新性企业是致命打击。在美国没见过高科技企业首先拿着资金去买房子做抵押,如果信贷制度不改革,创新性中小企业很难成长起来。

  考评机制更加公开透明,防止弄虚作假。当前,项目申报程序越来越公开透明,中小企业已经有了公平参与竞争的机会,但是在项目考评机制上还有待完善。

  一位归国创业人员说:为了避免人情票,项目考评一般通过随机抽取专家评审,容易出现外行专家评内行项目的情况,效果难服众。还有很多项目申请人拿着科研经费却热衷于编写华而不实的报告,没有真正投入到研发,这就需要更加完善的追责机制,不能白白浪费纳税人的钱。

  国有资金投向体现五位一体理念。当前,中央对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的考核指标发生改变,从一味追求GDP数字转变为五位一体综合指标,促使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更加重视创新、环保、节能,有助于高新技术企业成长。

  考核指标转变后,一些国有企业的发展目标也会调整,比如对于汽车企业而言,在新能源研发方面将会有更大的投入。胡里清说,改革方向已经明确,但真正落实到位还需要一个过程,期待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进一步明确资金投向,发挥导向作用。( 吉哲鹏 黄艳 崔峰 贾远琨)

民生娱乐
金牛座
民生理财